逐步推进全民免费医疗告别“因病致贫”不是奢望

发布时间: 2022-06-08 14:54:39 来源:环球国际客户端 作者:环球国际线上下载

  今年全国两会,全国政协委员、北京中医药大学国学院教授张其成提交了关于逐步推进“全民免费医疗”的提案。张其成表示,在金砖五国中,我国是综合实力最强的国家,然而也是唯一一个没有实行免费医疗的国家。张其成认为,随着经济实力的不断提升,我国已经奠定了“全民免费医疗”的物质基础。

  随着医保制度的健全和完善,看病难的问题已经得到了一定程度的缓解。但不可否认的是,民众依然承担着较高的医疗费用,尤其是大病和重症的治疗,如果用到尚未纳入医保范畴的罕见药,确实会给家庭造成很大的经济负担,也不乏“因病致贫”的案例。国家卫健委发布的《2020年我国卫生健康事业发展统计公报》显示,2020年,全国卫生总费用预计达72306.4亿元,个人卫生支出20055.3亿元,占27.7%,这个比例还是比较高的。

  在这样的背景,如何降低民众的医疗费用支出,乃至于实行全民免费医疗,无疑与民意相契合,更是民之所向。两个方面的原因,一是全民免费医疗不是一个突发奇想的概念或者说制度,一些国家已经开始实行,目前看来运行良好。而在国内,也不乏相关的制度尝试。二是随着我国经济的连续多年的发展,国家财政已经日益丰沛,以此为支撑,全民免费医疗不是一种奢望。

  当然,全民免费医疗不是说看病不用花钱,医院像自家客厅一样随便进去,这样必然会造成医疗资源的挤兑和浪费。正如张其成委员所说,所谓“全民免费医疗”,并不意味着完全免费,也不意味着完全由财政负担,而是一种保障水平更高、个人支付比重很低的全民医疗保险制度。所以他的提案中有“逐步”两个字,这是理解这个制度设想的关键。

  也就是说,全民免费医疗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,而不是机械化地理解成一步到位。按照张其成的设计,就是由财政资金和医保基金更多地分担医疗费用,个人逐步降低医疗费用的比例,让公立医院回归其公益性,首先解决小病大医,有病不能及时看、小病上大医院、大病进不了大医院等情况。在这个过程中,再逐渐建立和完善免费医疗的联动和配套机制。两方面共同努力,达到一种动态平衡,无限接近乃至最终实现免费医疗。这可能需要一定的时间,但重要的是,要让民众看到医疗负担的降低,最起码要对那些困难群体实现兜底式的保障。

  说到全民免费医疗,不能不提“神木模式”。2009年时任神木县委书记的郭宝成,石破天惊地推出“全民免费医疗”。神木的免费医疗也不是完全免费,但只是设定了一个很低的起付线,超出部分由财政报销,且报销比例打打破身份界限,农民、城镇居民,干部、职工全部执行同一标准。当时很多人质疑神木负担不起,这个模式也不可复制,但事实证明,神木做到了。执行“免费医疗”政策的第一年,从3月至年底,全县共报销金额1.12亿元,其中县财政支付了8600多万元,约占77%。这笔钱,不过只占神木一年财政收入的几十分之一。用郭宝成的话说,“不过是一个县少盖半座楼,少修半条路的事。”

  神木模式能否在全国推广?当然,全国的情况要比神木复杂得多,肯定不能原样照搬神木模式,但我觉得最关键的问题是,原否破除医疗领域的利益冲动。全民免费医疗的真正阻力,或者说老百姓医疗费之所以高,本质上不是资源供需之间的矛盾,而在于掺杂了太多的不当利益,导致水涨船高。比如医院的过度市场化,把治病救人当成生意,有些医院堂而皇之地晒出“手术室里全是钱”的横幅。再比如医务人员的薪酬与用药、治疗费用挂勾,医药代理充当腐败掮客。医疗费用怎么可能不高,又怎么可能合理呢?

  相关改革正在进行或者已经完成。随着医药分离,国家集中采购,罕见药和医疗器械等大幅降价,我们有理由相信,全民免费医疗并不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。

上一篇:最新名单公布:河南共有八个国家区域医疗中心 下一篇:关于近期社会保障卡相关业务办理的通告
最新案例 环球国际官网下载

XML地图|版权所有:环球国际官网下载 Copyright @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.

客服热线:400-8570288 甘ICP备68476541号-1|网站地图